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共筑绿色梦】随时光飘舞的河流

来源:金辉文学网    时间:2020-11-28




又看到了家乡的:低矮弯曲的河堤已经截直加高,堤身铺满了六角板。两岸,高低不平的已经平整如镜。三十多年了,小河终于改变了它的容颜。

这是国家农田水利工程建设的杰作。

站在石桥,背倚古樟,看清澈的河水温婉的向东流去。河水中,三五只鱼虾悠闲的游走。看到这些,我就会想起,想起童年。

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贫穷犹如一件满是补丁的衣服,一直伴随着我的童年。上天赐给我童年的礼物,除了饥饿,还是饥饿。而爷爷,总是在我感到绝望的时候带给我惊喜和满足。

四月阳雀叫,遍地饥荒到。我童年的四月,那可以照见人影的饭碗里,野菜成了每餐的主食。车前草、鱼腥草,这些绿色的魔头总是伸出它的魔爪,将我的胃一把把抓扯。这时候,爷爷会带我摘刺泡儿(学名为刺莓,属蔷薇科)充饥。

来到小河的滩头,那手指头大小的刺泡儿,黄色的、红色的、紫色的,挂满了刺泡儿树枝头。微风在阳光的裂隙里轻轻拂过,整个空气里,荡漾着刺泡儿酸甜的气息。我一阵兴癫闲病到底能治好吗?奋,大叫:“爷爷,快点摘呀!”爷爷就骂我:“会馋死!黄的涩,红的酸,只有紫色的最好吃,看好了再摘。”然后避开枝条上的刺儿,摘下一粒粒紫色的、饱满的刺泡儿。摘的时候,爷爷是那样小心,是那样轻柔,似乎害怕惊醒了刺泡儿树的梦。“熟透了的人吃,其它的鸟雀吃。不能浪费,各取所需,各得其所。”爷爷对我说。我抓一颗塞进嘴里,比草莓要柔软,比桑椹要酸甜。我开始被酸甜、饱足、幸福包围。

五月,哗哗啦啦的雨下个不停,龙船水开始暴涨。这时候,爷爷穿蓑戴笠,提着虾扒(一种捕小鱼虾的竹制工具),像一只兴奋的鱼鹰,一头扎向小河。不一会儿,爷爷就提着一桶小鱼小虾满载而归。那炖至白色的小鱼,那焖至红色的小虾,都是我久违的朋友,让我感到如此亲切。爷爷看着我吃,满意的笑。在温润的水汽中,我发现爷爷紧锁的眉头灿烂地舒展,看不到一丝皱纹。让我感到,爷爷还没有老去。他还是我生活的依靠,令我踏实,令我温暖。

爷爷从不带我捕鱼虾,害怕我不小心掉进深水里淹死。但抓总是带着我的。

三伏天踩着龙船水退去的尾巴,执着地蒸发着小河残存的武汉癫痫病医院好的办法几线流水。“抓黄鳝去喽!”这时候,爷爷带我走向干涸的小河,在河堤寻找洞眼。爷爷认得哪是黄鳝洞,哪是蛇洞。但爷爷也有失误的时候。我亲眼见爷爷抓出一条蛇,然后被爷爷甩出老远。最有意思的是,有时候爷爷将好不容易抓住的黄鳝又放掉。我不解爷爷的举动。“傻孩子,那些放掉的黄鳝肚子里,有几十条小黄鳝呢。人做每一件事情,都不要做得太绝。把它们统统抓了,黄鳝就会绝迹。”

在爷爷抓放的游戏里,有三分之一的黄鳝获得了重生。直到今天,我还经常猜测,那些被爷爷放生的黄鳝,如果有思维,有表达的能力,有和爷爷再见的缘分,它们对爷爷会是感激?还是敬畏?

爷爷偶尔会带我玩。在石桥的右首,我家的晒谷坪边,古樟枝桠上的秋千是我的最爱。这是爷爷给我做的秋千。有时,我会把秋千荡得老高,几乎荡过小河的对岸,一边荡一边对爷爷说:“爷爷,我摸到云啦!”甚至惊飞了归鸟。爷爷就会在下面骂我:“发人来疯啦?”那是一只归巢的,它和妻子把巢建在古樟上很多年了。

在季节的轮回中,小河的命运开始发生质的变迁。

小河里发现了长春哪里治癫痫沙金。梦想致富的人们像灌注了鸡血一样兴奋,他们在小河里不停的淘,在小河两岸稻田里不停的挖,一颗颗垂柳连根拔起,一段段河堤支离破碎。人声、机器声,昔日沉寂的小河两岸开始喧嚣起来。小河,像一个柔弱的女子,被一群歹人残暴地蹂躏。一汪清澈的河水变得浑浊不堪,它呻吟着,夹杂着泥沙向下游泻出,下游的河床在渐渐抬高。

那天,七月二十,稻子开始杨花,整个空气里,弥漫着稻花的芬芳。暴雨从早晨一直下到中午,爷爷一边在屋里烦躁的踱来踱去,一边祈祷老天爷不要再下雨了,给农家一个好的收成。可气的是,趁着暴雨踹气的档口,洪水冲毁堤岸,漫过了小河两边的稻田。青翠的稻子在洪水里挣扎了几下,瞬间不见了踪影。

“天啊,我们以后怎么过呀!”看到消失的稻田,爷爷捶胸顿足,他绝望的呼喊。回答爷爷的,只有上游不远处还在淘金的机器的轰鸣声,像在嘲笑爷爷的无助。“狗x的!”爷爷暴躁地操起锄头,向淘金的工地跑去。

等我赶到淘金的工地,爷爷正在一边使劲用锄头砸着已经停止运转的机器,一边骂骂咧咧:“狗x的,我叫你们淘,我叫你们淘!”突癫痫病发作该不该上医院然,爷爷高举锄头的手无力的垂下,一下子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傍晚,天放晴了。爷爷被从工地弄回家之后,一直不能行走。他躺在椅子上,无神地望着小河。洪水依然像一个无赖,赖在稻田里不肯离去。突然,爷爷叫我,我顺着爷爷手指的方向望去,发现夕阳浸染下的天空,一对喜鹊夫妻正各自挟着一只小喜鹊飞向远方。“喜鹊挪窝,人有灾祸。那正是我家古樟上的喜鹊。”爷爷对我说。我告诉爷爷那是迷信,说不定喜鹊还能找到更好的家呢。

喜鹊渐渐消失在遥远的天边,我发现爷爷还在努力寻找,似乎不是在寻找喜鹊,而是在寻找回家的路。

第二天,爷爷回家了。

三十多年了,很多时候我还会梦见爷爷。在梦里,爷爷总是问我,什么时候,小河还会回到那河水清清的日子里?今天,我终于可以给爷爷一个答复,家乡的小河,正如一条白练,在时光里飘舞。

qq:997854183(刘建平)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wx.yoxyt.com  金辉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