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千里雪-

来源:金辉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张吉站在路口,望了望道路,女朋友官莎莎和好朋友王林和他的女朋友欧阳丽还没来,张吉心里有些害怕。上个星期六一起约好了一起来这个地方,王林平时最喜欢走一些阴森森的地方。这个地方被他发现不到一个星期,王林就找了女朋友说来这里,恰巧张吉的女朋友官莎莎和欧阳丽玩的好,官莎莎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张吉怕官莎莎有事,也就跟着来了,张吉刚刚和他们三个走散,张吉就跑到路口等着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在哪,这时候远方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张吉知道那是他女朋友官莎莎的声音。张吉连忙跟着声音的地方跑了过去。声音只是一声而已,张吉突然发现自己迷路了,四周黑漆漆的,只有一两丝光线,张吉依然是是按照自己最初自己听到声音的方向往前跑,一坨石头在张吉往前跑的路上,张吉依然担心官莎莎,一不小心就跑到石头上,身体随着空气一起飞奔出去。肩膀一下子就砸到地上。随着地滑。衣服于地面间摩擦。官莎莎和欧阳丽奔跑着,官莎莎心里害怕急了,王林刚刚不知道走着就不见了,官莎莎也不知道张吉在哪。刚刚一不小心往石壁上摸了一下,摸到一个肉球球的东西,一下子就拉着欧阳丽跑。张吉爬到旁边,靠着石壁坐了下来,摸了摸肩膀,流血了。脚好像也被扭伤了。不知道官莎莎在哪?也不知道她有没有事,早知道就不应该听王林的话。官莎莎,张吉喊了一句。四周只有空荡荡的回声,四周唧唧的声音,张吉心里都有些害怕。张吉一想到官莎莎没在自己旁边,就有些后悔,她不知道怎么样了。张吉将就张吉受伤的身体,扶着石壁慢慢的在起来。官莎莎跑着,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好像是张吉,官莎莎心里想到,心里也就不那么害怕,连忙回了声我在这里,张吉听到官莎莎的癫痫哪家可以治疗声音,拖着受伤的身体就往回跑,官莎莎也往回跑,踏踏,脚步声在空气中回荡,越来越近,张吉心里越来越激动,在黑漆漆的道路上,官莎莎和张吉都往对方跑去,在转弯后,张吉看到官莎莎,官莎莎看到男朋友张吉,跑过去,将张吉紧紧的抱着,眼泪像打了线一样,一串串的打在张吉身体上。“不怕,没事,我在这里”欧阳丽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不知道王林在哪,有没有事。“王林呢”张吉愤怒极了,“不知道,”官莎莎依然在张吉的怀抱里,“混蛋”张吉骂了一句,“你不要太过分了”欧阳丽听到张吉在骂王林,心里也不舒服。“他本来就是一个混蛋,你自己看看,他把我们带来,现在连人都不知道在哪,说不清楚他是不是故意带我们来,”张吉说出了自己心里所想的,“我不允许你说他,”欧阳丽心里也不舒服,听到张吉这样说自己的男朋友,心里愤怒极了。不管是任何人,她都不允许别人说王林。“不要吵了,我们还是先找到王林再说”官莎莎在一旁说到,“哼”欧阳丽哼了一声也没说了。张吉也不想和欧阳丽吵起来。

王林在道路上走着,心里越来越激动,和爷爷说的一样,官莎莎想到欧阳丽在旁边,一下子就从张吉怀抱挣脱出来,一不小心就把张吉肩膀上的伤碰到了。“啊”张吉一下子就叫了出来,“没事吧”官莎莎听到张吉的惨叫声,透过黑漆漆的光线,看到张吉肩膀上的伤,连忙从身上带出急救包,把张吉扶到石壁上坐着,“没事”张吉坐了下来说道,“没事,都流血了,还说没事”官莎莎也坐在张吉旁边,从急救包里拿出绷带和一些消炎药,“有些疼,忍一忍”官莎莎轻轻的把张吉的肩膀上的衣服轻轻的撕开,“疼不”官莎莎看了看张吉,发现张吉一直盯着自己,“怎么难治性癫痫病可以治愈吗了,我脸上有什么”官莎莎看到张吉盯着自己,用衣袖开了开脸,“没什么”张吉回答道,

王林走一走的,发现自己好像又有些忘记了路,“呼,还是歇一歇,”王林拿出手机,发现没信号,这时候才开始担心欧阳丽,心里也有些想回去,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路,最后还是担心欧阳丽,往回走了。张吉摸了摸官莎莎帮自己包扎的伤口,还有个蝴蝶结,脸上笑了笑,“有什么好笑的,不是挺好看的。你笑什么,早知道就不帮你包扎了,”官莎莎说着,手上还是帮他检查了一下。

“欧阳丽,你在哪”前方传来王林的声音,“混蛋”张吉听到王林的声音,心里有些愤怒,“我在这”欧阳丽听到王林的声音,连忙回答道,王林听到欧阳丽的声音,跟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跑了过来,张吉看到王林跑了过来,再也忍不住了。提着拳头冲向王林,“混蛋”张吉一拳打在王林脸上,欧阳丽看到张吉冲过来一拳打向自己的男朋友,冲过去推开张吉,官莎莎没想到张吉会这样做,跑过去讲他们推开,张吉看到两个女生挡在自己中间,也没继续下去,王林一脸茫然,自己被张吉打了,“你算什么男人,把俩个女生丢在一边”张吉怒吼道,“对不起”王林刚刚发现和爷爷说的一样,就走快了,现在想起,心里也有些对不起。“没事,我不怪你”欧阳丽说道。“对不起”王林感觉非常对不起他们,“好了,我也是有些冲动,现在我们还是找到回去的路吧”张吉说道,“我还有事,你们有事先走吧”王林想了想自己还没完成,绝不能放弃,“混蛋,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四周黑漆漆的,你居然要我们自己回去”张吉愤愤的说道,欧阳丽也希望出去,在这里阴森森的,害怕极了,“王林,我们出去睡觉时癫痫小发作症状?吧”欧阳丽怕怕的说,“可是”王林一想到病重的爷爷,眼神一下子就坚定下来,“我想我还是只能说声对不起,”说完王林一个转身就回到他原来的路上,欧阳丽看到王林还是继续走下去,眼神一下子就坚定了下来,跟着王林走了,“混蛋”张吉感觉自己就要炸了一样,跑过去准备打王林一顿,欧阳丽连忙挡在王林前面,“你想干什么”欧阳丽看着张吉,“我想干什么,你怎么不问问他想干什么呢,他疯你也跟着疯是不是,现在我们连在哪都不知道,你真不知道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张吉简直气疯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跟着他”欧阳丽开着王林说道,“那你们去疯,我自己找出路”

张吉也不想理这些疯子了,拉着官莎莎的手就准备走,官莎莎跟着张吉走了。

在路上,四周黑漆漆的,王林看到欧阳丽跟着自己,走过去抱着欧阳丽说“你怎么不跟他们走“我想,但是我的心在你这里,我得看着它,不然你丢了怎么办”欧阳丽说道,“放心,我就算把我自己丢了,我都不会把它丢了”王林紧紧的抱着欧阳丽。

王林慢慢的搜索着爷爷给他讲过的记忆。慢慢的跟着古道走,手里紧紧的握着欧阳丽,光线越来越暗,几乎欧阳丽都看不清王林的脸,只有手心里传来的温度让欧阳丽暗心,突然,王林把手机拿出来打开手电筒,显得有些异类,“唧”突然一只耗子从欧阳丽面前穿过,欧阳丽一下子就跳在王林身上,“没事”王林也被吓了一跳,可是自己身边有女孩子,如果自己都害怕,那么自己该怎么继续走下去。爷爷可能只有抱着遗憾离开人生。也绝不能后退,这个地方又不容易找到,即使自己在怎么害怕也绝不能后退。

北京好的癫痫病医院周寂静的欧阳丽和王林都听得到对方的心跳声,有时一不小心就有一两只耗子跑出来,吓的欧阳丽只有紧紧的抱着王林慢慢的走,突然手机没电了。四周已经看不到了,欧阳丽扒着王林。王林直接把欧阳丽背起走,突然王林一脚踩滑了。两个人一起被摔下去了。时间不知过了好久,王林昏昏糊糊的醒了,看着四周的情景,连忙把欧阳丽推醒,“我终于找到了”王林看着,山顶上一个天然洞,光线静静地滑落下来,下面一颗有二三十米的大树静静地伫立在中间,树上一片叶子都没有,只有一片片白色的花,从下面看,蓝天,白云。白色的花瓣,地下似乎是一片花海,白色的,王林从包里拿出照相机和一个小口袋,走在树下把一些花瓣捡起放在口袋里,用照相机照了几张照片。“你是为了这个”欧阳丽醒了,看见王林在捡花瓣。“嗯,爷爷他经常说起着,可是他一生只来过一次,爷爷说那是他读大学的时候,那是我爷爷暗恋着我奶奶,但是我奶奶非常优秀,我爷爷以为这一辈子或许只能暗恋着我奶奶,可是有一次班级里举行一次春游,在那次春游里,我爷爷奶奶掉进了这个山洞,就是我们先前走的地方,我爷爷以他的男子气概吸引了我奶奶,最后他们找到了这棵树,我爷爷想我奶奶告白并成功,爷爷经常给我说,他说他还想看一下这棵树和拿着这棵树的花瓣去我奶奶墓地,我奶奶给它取名为千里雪”王林说道,欧阳丽走在树下写下了,“王林,我的心不可能在回到我身上了”

“王林,我从来没对你说过我爱你,现在我告诉你,我爱你王林”欧阳丽大声喊到。似乎只有他们俩个听到,有似乎全世界都听到了。

哥些别盗我QQ号 不好看说说都行

© wx.yoxyt.com  金辉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