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第三章.紫微圣人于占起军人时光(1)文学常识www.hlmsw.cn,余孙生

来源:金辉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新兵训练 苦中有乐

1981年11月5日,于占起来到驻守在河北邯郸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27军81师241团。这是一支战功显赫的英雄团队,解放战争中因为攻克山东潍县被授予“潍县团”光荣称号名扬军内外,于占起为能参加这样的英雄部队深感自豪。在部队纪念馆进行军史团史参观教育后,进入新兵连,开始了新兵训练、生活、学习。

新兵训练、生活、学习包括:

军人着装、仪容、仪表训练。要求着装整齐,军容严整,小到风纪扣、鞋带都要系好。早晨6时整,听到起床号黑灯起床,穿好全身衣服,要求必须在2分钟内完成。

叠被子训练。要求被子横竖有方,床单平整,要求1分钟内完成。

打被包训练。将被褥打成被包,附带一双军鞋、一件棉制军大衣,被包带三横二竖,被包工整,要求1分钟内完成。

然后出早操跑步30分钟,回来后洗刷、整理个人内务卫生和室内外卫生。要求军装、鞋、帽、脸盆等摆放有序、室内外卫生打扫干净。

早7时至7时30分吃饭,稍事休息。

上午8时至12时开始队列训练。稍息、立正、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敬礼、齐步走、跑步走、正步走、卧倒等,要求站如松(站立时,挺胸、收腹、抬头、双眼平视前方、双手自然下垂、双腿并拢、双脚稍成45度角打开)、坐如钟(坐着时,双手放在腿上、挺胸、收腹、抬头、双眼平视前方)、行如风(行走时,挺胸、收腹、抬头、双手带臂自然摆动),卧倒时,要求身体一动不动。

中午12时至1时30分,吃饭休息。

下午1时30分至5时30分,开始射击训练和投弹训练。立姿射击,卧姿射击,要求身体保持固定姿势不动,眼---准星---靶心,三点成一线,要求半自动步枪100米距离,5发子弹中靶35环以上。投弹训练,要求最低投到35米以上。

下午5时30分至晚7时,吃饭休息。

晚7时至8时30分,连队组织新兵理论学习,主要是学习军队条例条令和各种规章制度。

晚9时整,息灯号,睡觉。

新兵训练,时值寒冬,除了星期日正常休息外,每天,于占起和新兵们,都在进行这样正规、严格、紧张、艰苦的训练、生活、学习。

有时,夜晚,还要站岗值勤。一天,深夜,新兵连突然连续搞了9次紧急集合,然后急行军往返200多里。

军营里,都是清一色的男人,整日封闭在这里,与外面隔绝,枯躁、单调、乏味。每日,一位经过军营操场到军人服务社商店上下班的名叫小英的十八岁的美丽少女,便成为新兵们眼前一道亮丽的风景。新兵们,年龄都是十七、八岁,正处于身体发育时期,新兵连吃的多是粗粮玉米面窝头,一个星期难得吃上一顿细粮白面馒头,超负荷的身体透支,每个新兵每顿饭能吃五、六个玉米面窝头,来补充体能。新兵们,来自全国各地,起初互不相识了解,为了增加新兵之间情谊,训练之余,新兵连经常组织新兵们相互拉歌、唱歌比赛,于占起歌唱的好,新兵们就让于占起唱歌,此外还玩击鼓传花、掰手腕等游戏。每天早晨,于占起总是偷偷地提前起床,清扫房屋外面的卫生,星期日休息,于占起就到食堂帮厨,新兵连改善伙食包饺子,来自南方的新兵不会包,于占起就教南方的新兵包饺子,南方的新兵教于占起缝被褥、破损的衣袜。所在新兵排排长叫史方,参加过中国对越南的边境自卫反击战争,经常讲亲身经历的战争故事,新兵们听的津津有味。于占起和新兵们,苦中癫痫病因有哪几类有乐,战友情谊日益加深。

二个多月后,新兵训练结束,于占起训练科目和理论考核全部优秀,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

新兵连解散的那天,正值1982年春节来临的前一天,腊月大年三十,上午,于占起被推荐为新兵代表,参加师里举办的新兵代表春节座谈会。其他新兵代表都是拿着准备好的发言稿发言,只有于占起一人脱稿发言。新兵代表发言结束后,师首长关切地询问新兵代表,新兵训练生活苦不苦,其他新兵代表都说不苦,只有于占起一人答道:

“苦!不苦是不客观也是不现实的,虽然苦,但是和来自五湖四海的战友们在一起互相关心,互相帮助,苦也就不觉的苦了。”

师首长对于占起的回答很是满意,赞许地说:

“回答的真实,说的好!”并带头鼓掌。

下连队

1982年春节来临的前一天,腊月大年三十,上午,新兵连解散,于占起被分到2营6连。连长叫回金甫,指导员叫宋春度。

中午,6连杀猪,欢迎新兵,迎接春节,按人头每名新、老战士分半斤白面、半斤猪肉、一棵白菜,以班为单位包饺子。不知是哪个老兵,将早饭时吃剩的半块白面馒头扔进连队食堂门前的泔水缸,中午饭前被连长、指导员发现,全连集合,连长、指导员从泔水缸里捞起半块馒头,面对全连战士,两人一人一口吃下,然后遵遵告诫全连战士们说:

“人民是军人的衣食父母,我们每一名军人需要五十位人民供养,这样浪费粮食对的起人民吗!”

连长、指导员的亲身表率,使全连战士们深受教育。

晚上,战士们欢声笑语,沉浸在春节即将来临的喜悦中。团里、营里的首长突然来到6连,全连紧急集合。原来,6连的一名老兵,晚饭后偷偷遛出军营,跑到附近农村调戏一位出门倒水的年轻妇女时,被村里人捉住。这对部队和军人来说,可是件天大的丢人的事。这名老兵受到应有的处分,全连战士们免不了跟着受一番加强军纪、军风教育,连长、指导员也受到了上级批评,两人提副营职也因为这事泡了汤。老兵们讲,去年,6连就有一名老兵盗窃军用物资设备,被北京军区军事法庭判刑,当时连长、指导员就为此受过上级批评而错过了提职机会。老兵们说,平时,6连在连长、指导员带领下,军事训练和政治思想建设一直很好,就因为发生这二件事,影响到连队。全连战士们,都在为连长、指导员感到不平、惋惜。但这是军队,军规如山。

下连队的第一天,6连发生这二件事,对于占起触动很大,认识到要做一名合格军人必须从各方面严格要求自己。

春节,部队放假三天,但不能外出离开军营。初一这天,于占起和杨瑞华、阎玉红、张会军、张治国、韩国庆、邢合义、黄诚飞、文云成、温风俊、张春友等承钢滦河籍老乡聚在一起,在军营过了离开家乡后的第一个春节。

春节过后的第一个星期日,上午8时左右,在操场上,于占起看到一位军官趴在地上整整一个上午,手持四零火箭筒在练习瞄准。以后,每个星期日,在操场上都能看到这位军官的身影。老兵说,这位军官就是粟戎生副团长,是粟裕大将的儿子,精通多种武器,星期日练习军事技术是粟副团长多年养成的习惯。于占起对粟戎生副团长很是敬佩。

1982年,中越两国边境战争虽停,但是边境摩擦不断。这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全面军事训练年,春节刚过,比新兵连还要艰苦的军事训练便开始了。于占起所在部队是全军的王牌部队,军事训练更加残酷。每天,于占起和全连战友们都在训练场摸爬滚打。<梅州市什么癫痫病医院好/p>

连队驾驶班需要从新兵中挑选一名驾驶员,一个叫王甫山的承德市双滦区籍老兵向驾驶班班长推荐了于占起,找于占起谈话时,于占起说了在自己小时候父亲因公开车出事给家庭造成伤害一事,婉言谢绝。

一个月后的一天,连长、指导员把于占起叫到连部说,由于于占起各方面表现优秀,连里研究决定让于占起去师卫生员培训队学习,毕业后接替连队即将年底复员退伍的老卫生员。

3月下旬,于占起离开连队,去师卫生员培训队报到。

在师卫生员培训队学习

师医院,座落于邯郸武安太行山深处一个名叫车坊口的乡村。

师卫生员培训队的教室宿舍,在师医院对面的山坡上。全队共有八十多名学员,来自全师基层连队,教员全部由师医院的军医担任。在这里,于占起接受了和新兵连同样正规、严格、紧张、艰苦的卫生员培训。

卫生员培训包括:

早晨6时整,听到起床号黑灯起床,2分钟内穿好全身衣服,1分钟内叠好被子。

然后出早操跑步30分钟,回来后洗刷整理个人内务卫生和室内外卫生。要求军装、鞋、帽、脸盆等摆放有序、室内外卫生打扫干净。

早7时至7时30分吃饭,然后休息。

上午8时至12时,学习。

中午12时至1时30分,吃饭休息。

下午1时30分至5时30分,学习。

下午5时30分至晚7时,吃饭休息。

晚7时至8时30分,晚自习。

晚9时整,息灯号,睡觉。

学习内容有基础医学、生理解剖学、内科学、外科学、传染病学、卫生与防疫、战地救护、注射技术、中医中草药学、针灸等科目,教员认真讲授,于占起和学员们,刻苦地学习,除了星期日放假休息之外,天天如此。在讲授生理解剖学神经系统时,教员把人的12对脑神经编成顺口溜“1嗅2视3动眼4滑5叉6外展7面8听9舌咽10迷11付12舌下完”,上口易懂易记,于占起和学员们学的兴趣盎然;在学习注射和针灸时,于占起和学员们活学活用,在自己身上或在对方身上练习。

师卫生员培训队至师医院间的道路,是培训队卫生责任区,每天,学员们都要清扫一次卫生。师医院的医务人员说,在这条路上发生过雷击人牛的事,去年八月的一天中午,天空晴朗,在师医院门前的小桥上,天空突然响起一个雷声,把从小桥上路过的一个牵牛老人和牛劈倒,老人毫发无损,安然无恙,牛被雷击劈死,牛身上布满人不熟识的图案文字。学员们听后甚感神奇。有一名胆小的学员,轮到深夜站岗害怕,于占起主动陪其站岗。

八个多月后,卫生员培训结束,于占起各科考试全部优良,名列全队第三名,获得优秀学员奖。

归连

1982年10月,于占起从师卫生员培训队毕业,回到6连。

11月,一年一度的部队老兵复员退伍工作开始了。一天,上午9时左右,一名战士跑进连部,喊道出事了,原来,连里一名即将退伍的家是农村的老兵,因为没能转为志愿兵继续留在部队心眼小想不开偷偷喝下大半瓶农药,于占起协助老卫生员立即对这名老兵进行肥皂水洗胃,然后将老兵迅速送到团卫生队,这名老兵由于喝农药过多经过抢救无效而死亡。连队战士们都为这名老兵感到痛惜,连长、指导员更是深感痛惜而深深自责。连长、指导员为此事受到上级批评,两人提职又不了了之。

6连羊角风如何治疗连续三年出事,连长、指导员连续三次提职不成。战士们想到此事发生前有猫头鹰接连三个夜晚在军营里出现啼叫,又联想到去年高机连连长带领该连战士在军营里修建水塔时,建好的水塔突然莫名其妙摇动不倒,掉下的一块砖将站在塔底的高机连连长砸死,团长闻讯赶来,掏枪对空连放三枪,水塔才停止摇动,此事发生前也有猫头鹰接连三个夜晚在军营里出现啼叫,战士们都觉得这些事犯邪。

老兵退伍工作结束后,回金甫连长调到团部机关,副连长王永忠被提升为连长,连队恢复了正常训练生活。

连队是个集体单位,连队卫生员的职责,就是在团卫生队指导和连长、指导员直接领导下,对连队战士患得一些不太严重、不需要住院的常见病进行治疗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对全连所有干部、战士的身体健康状况全面掌握,做好连队的卫生消毒和疾病的防疫工作。连部设置文书、卫生员、通迅员(司号员)三名兵员。于占起和文书、通迅员三人在连长、指导员直接领导下,各有分工,相互配合,朝夕相处,战友情深。

每天,于占起都到各排、班了解战士们的身体状况,检查各排、班的卫生,定期对炊事班伙房、连队食堂、猪场、菜地进行全面消毒。为预防流感发生,全连干部、战士聚在门窗密封的房间里,采用民间土办法倒醋煮沸消毒进行预防。有的战士身体感到不适,难以参加训练,于占起对其进行治疗,还提出建议让其休养几天,并告知炊事班给其做病号饭。一次,一名战士脖子落枕,于占起对其采用曲池穴、合谷穴针灸疗法,一会儿,这名战士脖子落枕即好。

于占起和全连战士们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很多战士遇有心事都愿意和于占起倾诉。有一名战士因训练和班长发生矛盾,产生消极情绪,训练成绩一度落后,心情不好找到于占起诉说,于占起便和这名战士谈心,使这名战士认识到自己的不对,主动找到班长承认错误,从此,这名战士更加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刻苦训练,成绩大有长进,受到连队表扬。

12月初,于占起患病住师医院治疗,一个月后痊愈回到连队。不久,于占起的母亲、姐、弟和杨瑞华的母亲、弟弟一同来到部队探亲,部队里的承钢、滦河籍战友们以及连里的战友们纷纷前来看望母亲等人,连长、指导员相继请母亲吃饭。一个星期后,母亲等人返回承德。

1983年春节前夕,新兵补充到连队。春节过后,部队进行精简整编,于占起所在6连和3连、9连全编制划归79师236团。

在邢台内邱军营

1983年3月,原隶属81师241团的3连、6连、9连,被正式划归79师236团,于占起所在6连被编入236团3营更改为8连。

236团驻守在邢台内邱,当时,军营里只有少数留守人员,大部队全年都在外地施工。这三个新连队的到来,给沉静的军营带来了生气。

刚开始,上级没给新来的连队安排任务,由新来的连队根据情况自主掌握安排。连队除了进行一般训练和劳动外,还组织战士们学文化,于占起兼任连队的文化教员给战士们讲课,并代表连队参加上级组织的演讲。于占起和战士们经常在一起打篮球、踢足球,还和十几名战士组建足球队,代表236团参加师里组织的足球比赛。这段时间里,于占起又结识了原在236团的高化会、陈利国、王宗保、任宝林等承钢、承德籍战友。

4月下旬,于占起接到家里来信得知姐姐订于5月1日结婚,由于刚到新部队不便请假,于占起特意买了礼物寄给姐姐,祝福姐姐婚姻美满幸福。

7月的一天,团里开会,说部队随军家属工厂生产的灯头随州那个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卖不出去,随军家属们已经很久发不出工资,团里动员有门路的战士帮助销售。于占起给母亲写信说明情况,经过母亲和滦河供销社联系后,于占起受部队委派回到家乡和母亲来到滦河供销社,滦河供销社的负责人很是理解部队的困难,当即和部队随军家属工厂签了二万多元的合同。二万多元,在当时可是一笔大数目,够的上部队随军家属工厂所有人员一年多的工资。于占起回到部队,随军家属工厂厂长拿出500元的销售提成奖励款,对于占起表示谢意,于占起说啥没收。

几天后,于占起从《邢台日报》上看到新河县有一位叫贾联珂的老人致富不忘乡亲捐资助学的事迹,很是感动,向部队请假,专程前往新河县看望贾联珂老人。

9月,团里抽调8连到地处任县的团农场,收割麦子。农场面积大,人员紧张,每天,于占起在做好卫生员本职工作的同时,也到地里和战士们一起收割麦子。一个月后,8连完成任务返回军营。不久,一年一度的老兵复员退伍工作开始进行,服役期满的老兵相继离队。二个月后,新兵补充到连队。

1984年春节过后,8连接到上级命令,赴石家庄执行国防施工任务。

惊仙为民治病

1984年3月,8连奉命来到石家庄井陉县孙庄乡执行国防施工任务。

8连宿营在一个群山怀抱的山村,这里,曾是老革命根据地,村民们对人民解放军有着深厚的感情。村民们纷纷腾出自家房屋让8连干部、战士们居住,有一对新婚不久的年轻夫妇甚至把新房腾了出来,有的村民送来鸡蛋、红枣等物品,慰问8连干部、战士们。

8连干部、战士们在紧张艰巨的施工之余,主动清扫村里卫生,给村民担水、劈柴、耕地、施肥。当时,电视中正热播电视连续剧《霍元甲》,村里没有一台电视机,每晚,干部、战士们都把连队的电视机抬到村部大院里,和村民一起观看,军民情深谊长。

连部设在一位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人家里,这位老人六十多岁,抗日时立有战功,曾亲手缴获一件日军旅团长身穿的绿呢将服军大衣,上级将这件绿呢将服军大衣奖励给老人。老人经常和于占起等三个连部兵聊天,聊到兴头处,便拿出珍藏四十多年保存完好无损的绿呢将服军大衣,细细察看,神情中透着自豪。老人身体不好,长期患有哮喘,于占起便送给老人一些平喘、顺气的药物,老人服后,病情有了好转。

每天,于占起身背药箱,到每个村民家中巡诊,为村民们义务看病送药。有一位身患腹痛疾病的村民,服了于占起开的中草药,一个疗程便好了。一天,于占起来到一户村民家中巡诊,一个被当地村民称为“仙姑”的中年妇女正在摆案作法。“仙姑”见到身着军装的于占起,惊慌失色,喊叫着“真神来了”,便跑走了。原来,这户村民家中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娘,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多年,长期吃药不见好转,先前曾让“仙姑”看过一次,病情反而加重,腿部浮肿不能行走,今天又把“仙姑”请到家中治病。当地村民们都把解放军军装上的红领章、红帽徽视为避邪、镇妖神物,因此,“仙姑”看到身着红领章、红帽徽的于占起便惊怕跑走了。于占起给这位老大娘采用针灸疗法,半个月后,这位老大娘腿部消肿,能下地行走。村民们都说,村里来了位惊仙为民治病的解放军神医。

一个多月后,8连离开山村。临走那天,全村村民欢送8连。

8连来到正定县南村镇五女村,继续执行国防施工任务。

6月,于占起被团里推荐到师举办的新闻报道学习班学习,离开正在正定县南村镇施工的8连。

© wx.yoxyt.com  金辉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