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今夜,这里静悄悄百姓

来源:金辉文学网    时间:2021-07-09




过了清明,洞中的日影一天短过一天。开始的时候,太阳金色的光线还能扫过前洞的大厅,再后来,只是照到洞前尺把远了。米老鼠们知道,等到阳光完全不再照进洞里,就是端午节了。洞中日益洋溢起节日的气氛,年轻的米女鼠和米男鼠们进进出出,步履轻盈,“吱吱唧唧”哼着最流行的“老鼠爱大米”。

米大鼠没有这般好心情。随着夏日的临近,他的内心也一天烦躁似一天,整日里只想在洞深处阴凉的地上卧着。

他翻了一个身,把后背在地上使劲蹭了蹭。

早几年不是这样。早几年即便是在夏日的中午,他也不睡觉,悄悄溜出去,蹲在河边大柳树的树荫里,饶有兴趣地盯着河对岸,看老猫教小猫怎样钓鱼。小猫真可爱,就像书里写的,一会儿捉蝴蝶,一会儿捕蜻蜓。那时候河边没有这么多猫,那时候河里也不是这么少的鱼。现在已经很少见到有猫在河边钓鱼了,即使专心致志的老猫也很难钓到鱼。年轻的米老鼠不相信猫会钓鱼,他们从来没见到过猫在河边钓鱼。他们只知道成群结队的流浪猫。那些被从人家赶出来的被遗弃的猫,并不真地流浪,只是一窝一窝地驻扎在河岸。 “喵呜喵呜”,疯狂的撕咬声和充满了诱惑的尖叫声通宵达旦,让年轻的米老鼠们提心吊胆,甚至不敢往对岸看一眼,只是偷偷地猜想:猫在打架,猫在交配。

米大鼠知道自己用不了多久就不会再管理这个家族,直到某一天他会离开鼠群。米老鼠与大象一起遵循着一个古老的传统,每一只米老鼠最终都会去一个神秘的地方与大象做伴,但是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没有谁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只知道那里会有成堆的淡黄色的象牙。他年纪大了,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高,不是很高,只是米医鼠说要适当注意。没有什么后顾之忧,虽然体力不如以前,但是经验丰富,家族管理得井井有条。他之所以心烦意乱,是因为对岸那些猫,越来越多的猫。他猜不透那些被遗弃的野性十足的猫会不会流窜到岸的这边。那天他看到了一对猫,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们这岸很长时间,身上乱七八糟地沾挂着草棍,仿佛是做过伪装。凭经验,他知道猫一般不敢涉水,但是天大旱的时候河床就可能露出来,记得他还很小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次,河床变作了一个个水洼。据说整个地球都在变暖,随时都会干旱。另外,河的上游还有一座桥,估计猫们是肯定知道的。听说桥的附近已经盖起了很多高楼,也有了人家,没准有从那里流窜过来的猫。

永州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 米大鼠打了个挺蹲起来,喊一个年轻的米男鼠去找米二鼠。

今年以来,米二鼠不再从事其他劳作,专职协助米大鼠管理家族。他知道自己最有可能接替米大鼠管理家族,也知道自己面临着米三鼠米四鼠十分激烈的竞争。米二鼠自幼可怜,在他还没有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的时候,父亲去做一件什么活再也没有回来。和出身豪门的米三鼠米四鼠不一样,米二鼠听母亲说过,自己的父亲是个警卫,就是鼠洞守洞口的,当时在米四鼠父亲的手下干活。孤儿寡母的生活使年轻的米二鼠为人处事异常谨慎而且勤奋,盼望着能创出无可挑剔的业绩。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日益渴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洗雪幼时的屈辱,依稀梦中多少次在米老鼠们的欢呼声中,从米大鼠手里接过家族的权杖。米老鼠们都说米二鼠进步很快,十分和蔼可亲。但是米三鼠米四鼠对此不屑一顾。米三鼠负责洞中大米的收藏储存,米四鼠负责鼠洞及其周边的治安警卫。米二鼠懂得,相对于米三鼠米四鼠的活,自己的工作有利有弊,即可能风光无限,也可能默默无闻,关键是能否策划出一鸣惊人的创意。他记得《公共关系学》里有一节专门讲“制造新闻”。

许多日子了,从米大鼠的言谈话语中,米二鼠揣摩到到了米大鼠心事重重的原因,自己也开始忧心忡忡,忧虑家族的存亡,忧虑自己变幻莫测的前程。他每天都会想到一个或是两个办法,又感觉创意不够随之放弃。直到有一天,在熬过二十一个不眠之夜之后,他想到一个绝佳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他感叹自己的智慧,竟然能想出这么聪明办法。但是,这又使他拿不定主意,这样一个创意非凡的绝佳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到底应该在什么时间什么场合提出来。如果他先告诉米大鼠,就没有哪只米老鼠会认为这个绝佳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是他苦思冥想提出来的。如果他在一般的会议上提出,很可能引不起足够的重视泛泛而过。还可能惹来米三鼠米四鼠的冷嘲热讽,被当做了儿戏。去年秋天,那时候,只有召开全体米老鼠大会的时候他才有机会说几句话,他提出把存储的大米按计划轮换的存储方法,那是他认真读了一本《古典物流学》后想到的。但是米三鼠讥笑他从小吃惯了发霉的大米,只喜欢吃旧米。这使他想起来就后悔万分,那是一个很不错的主意,如果将来自己掌管家族,一定要这样做。又熬过了二十一个不眠之夜,在一个所有米老鼠都睡觉了的中午,他终于想出了为自己绝佳方法隆重登场创造一个绝佳的场合的主意。他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蹦着,阳光掠过江苏哪能治好癫痫病洞口,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若有所悟,所谓机遇不是等来的,而是创造出来的,是自己为自己创造的。他屏着呼吸溜到河边,想学米大鼠一样看看老猫教小猫钓鱼,可是河的对岸全没有猫的影子。

听到招呼,米二鼠匆匆来见米大鼠,直觉告诉他机会来了。

“您提出的这个问题太及时了。这可是件大事情,平日里大伙有议论,我也苦思冥想了许多时候。”米二鼠对米大鼠说,“您不要太过忧虑了,不要伤了身体。如果有一天您要离开我们,我一定会继承您的思想,让家族蒸蒸日上,繁荣昌盛。”说着,米二鼠两眼模糊,泪水涟涟,突然躬身跪地,“我从小失去父亲,是您的大恩大德才使我和母亲有了今天,将来我一定像对自己亲生的父亲一样供养您。”

米大鼠心中一酸,连忙扶起米二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那些具体的事情就让我来办,您看。”,米二鼠擦了擦眼泪,递上厚厚一沓子书写工整的稿纸,“我们应该开展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我已经草拟了一个工作规划。”

第一页是目录。翻过页来是提要。指导思想,准则和方法,内容和进度,等等。再翻过页来,是框架安排,第一阶段危机教育,第二阶段群策群力,第三阶段突击实施,等等。再后面是一二三四五,1 2 3 4 5,A B C D E,a b c d e,等等。

方案极其详尽,米大鼠一边看一边点头。

米二鼠又请示,“过了端午节,从五月初六开始,到八月十五中秋节前一天结束,差一天一百天,就叫百日会战吧?”

米大鼠摇了摇头,“叫九九会战吧。一百过满,满慢谐音,不吉利。”

米大鼠的心情好了许多,听见年轻的米老鼠们唱“老鼠爱大米”,自己也跟着“吱吱”几句,逗得大家又蹦又跳。他也不在意,他自幼五音不全,已经习惯了。

“九九会战”轰轰烈烈有条不紊地开始了。动员大会五月初六在前洞大会议厅召开。首先由米大鼠作关于当前形势的报告。全体米老鼠们参加了会议。米三鼠派一个年轻的米男鼠捎话请假,说是发现了一些大米,正在勘查运输路线,尽量按时赶回来,也可能迟到几分钟。果然,会议开始后五分钟,米三鼠气喘吁吁地赶到了,不好意思地不断向大家点头,“太忙了,太忙了。”一边说一边挤到前面,在米大鼠的对面坐下,目不癫痫到哪家医院好转睛地盯着米大鼠的嘴巴。

米大鼠的报告震惊了每一个米老鼠,一时间纷纷交头接耳。米二鼠宣读《九九会战计划方案》,要求全体米老鼠深入讨论米大鼠的报告,提高认识,全面完成会战每一阶段的工作。米二鼠特别满意自己的这几句话,“会战不能搞形式主义,但是不能没有必要的形式。会战不能走过场,但是不能没有必要的过场。”

米三鼠米四鼠很少参加每周三个半天的学习讨论。米三鼠对米大鼠说,通过学习,他感觉洞中储藏的大米有些少,要去更远的地方寻找。米四鼠对米大鼠说,通过讨论,他认为要加强对猫们行动信息的收集,决定每天去侦察两次。一个年轻的米男鼠讨论的时候,想到许多天不下雨了,要去看看河水是不是下降很快,溜出洞去半天回来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来很多白蝴蝶。

米二鼠夜以继日地工作,隔日推出一期《战况简报》。他把那个米男鼠看到白蝴蝶的事情也写进了《战报》。“多么触目惊心呀,我们一个勇敢的米男鼠在蝴蝶飞舞的地方,发现了猫的爪迹。”

月亮越来越圆了,银色的月光铺满了大地。入夜,洞中也有了朦朦胧胧的感觉。米二鼠十分喜欢这种感觉,似梦,似醒,遐想悠悠。明天天亮的时候,群策群力大讨论就要开始了。

前洞大厅蹲满了米老鼠,吱吱唧唧热闹非凡。除了担任警卫值班的六只米男鼠全体米老鼠都来了。

群策群力大讨论突然凝聚起米老鼠们强烈的斗志。这出乎米二鼠意料之外,多少有些让他吃惊,心中隐隐感到一种潜在的威胁。这些平日里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年轻的米男鼠和米女鼠们,似乎更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米老鼠们一年开不几次这样的大会,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几次这样的发言机会。一个年轻的米男鼠提出沿河设一道与高速公路上一样的防护网。另一个米男鼠提出沿河挖一道又宽又深的壕沟。米三鼠笑着插话,“不知什么时候我们这里也修高速公路,那样我们就可以住在高高的护网里了。”米老鼠们一片欢呼。一个米女鼠提出应该挖很深的洞,另一个米女鼠提出应该多设几个隐蔽的洞口。米四鼠笑着插话,“我正准备增加六个警卫,看来还需要再增加六个。”米老鼠们又一片欢呼。

讨论达到高潮,米老鼠们争论起来,鼠洞“嗡嗡”响。米二鼠估摸着,是提出自己方案的时候了。

“我想了这样一个主意。”他石家庄治癫痫哪个医院好停了停,等着米老鼠们安静下来。“我们给猫的脖子上系个铃铛,给每一只猫系上一个铃铛。这样,任何风吹草动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猫们来到的时候,随着铃声叮当响起,我们早已无影无踪了。”说着,米二鼠脸上露出些许兴奋,他仿佛听见“叮叮当当”的铜铃声正自远而近响起,他仿佛看见米老鼠们正在自己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撤退。

洞中霎时间一片寂静,所有的米老鼠们张大了嘴巴,呆呆地望着米二鼠。米三鼠和米四鼠面面相觑,他们做梦也不曾想到米二鼠能够提出如此绝佳的方案。什么网呀,沟呀,增加警卫呀,都成了全无必要的瞎主意。

“好呀!”一只米女鼠突然喊了起来,紧接着一片欢呼,鼠洞沸腾了。一只米男鼠翻了个跟头,翻得太高,直接从天花板上弹下来,“刷刷拉拉”落下一些泥土。

米二鼠微笑着,转脸去看米大鼠,不觉大吃一惊,兴奋的心陡然提起。米大鼠面色苍白,转眼间苍老了许多许多。

米大鼠两眼模糊了,泪水流下来,心脏一阵阵绞疼。看着年轻的米二鼠,他仿佛看见了当年那个年轻的警卫,米二鼠的父亲,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

那年,他还年轻,刚刚开始掌管家族。他蹲在大柳树的树荫里看老猫钓鱼的时候,突发奇想,如果给猫系个铃铛,那即使在这树荫里睡一大觉也没有什么可要担心的了。晚上,他找来一个精明强干的年轻警卫。他在河边等了很长时间,之后,他隐隐听到一声尖叫。那个年轻的警卫再也没有回来。

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米大鼠知道,大家是在欢呼一个叫做“创意”的东西。

米二鼠米三鼠米四鼠跑上来,扶起米大鼠。

米大鼠摇了摇手,哑哑地说,“这个主意不错,可是你们谁去给猫系个铃铛呢?”

米大鼠的声音很低,可是所有的米老鼠们都听到了。会议大厅再次安静下来,米老鼠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如果说当年我们还可以派一个米老鼠去,现在已经没有谁再认可这种傻事了。大家再想想更好的办法吧,从战略的高度。”是夜,鼠洞里静悄悄的,接连忙了许多天的米老鼠们早早入睡了。米二鼠没有睡觉,他在沉思,“从战略的高度”。“战略”是什么意思?他起身找词典,突然觉得周围有些异样。今夜,这里静悄悄,不知为什么,连对岸的猫也没有一点动静。

© wx.yoxyt.com  金辉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