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刘俊友子的故事》——冷石] 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冰冷啊,冷的我心中打起了寒战,假使天堂也如此…

来源:金辉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冰冷啊,冷的我心中打起了寒战,假使也如此寒冷,那我宁愿选择地狱。

——题记

说到我的小舅爷,他很像鲁迅笔下的孔乙己,虽没有孔乙己的狼狈,不过是我所见过的最悲惨的一个人,那时候的我年龄很小,也不太记事,只记得他经常来我的家里看麻将,只记得别人叫他刘俊友子,只记得他和我有亲戚,只记得他是个可怜的人……

在我小的时候,那时候社会早已经解放了,而在人们的心中还是那样的黑暗,人们还是没有脱下旧社会的长袍,思想还是那样的迂腐;可以这么说,我的人,聪明的人 异常的狡猾,愚蠢的人 又傻到了极致;极深而又懂得的人 异常的复杂,而文化极浅又无情的人 又甘愿受别人的驱使,别人的耍弄。让我感觉这个小村庄要比外面的社会还难以生存,这些年来村庄一直没有太大的改变,这里的贫穷,这里的人,都没改变。饿死的人还是很多,撑死的,呵呵 还没有听说过……

在我的家里,每天都会看到他们打麻将的,因为我的妈都在外地打工,屋子里平常只有我和爷爷奶奶,显得格外冷清,不过打麻将的人一来,会立刻显得格外热闹,我是不喜欢这些人的,因为他们很吵,吵的我有时候无法看书,我便拿着书去外面树林里读,但后来我也就习惯了,习惯在他们噪音下专心的看书…… 在我们老家,打麻将是四个人玩的,但是四周会围满了人群看热闹,他们可比我读书要专心多了,眼睛直盯着麻将桌,仿佛也下了赌注一样。我的小舅爷也挤在了人群当中观看着这场赌局,他光秃秃的额头上布满了皱纹,只有几根稀疏的头发,浓密的胡子好像好几天没有刮了,眼神呆滞的看着那桌子上的麻将牌,显得格外颓废,又时而会因为牌打的好而叫好。但是在他眼睛里还是会充满的,旁边的山东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那些人当然也不会刻意的注意他的;我很少看到他坐在麻将桌上,即使是有也是在卖了玉米,腰包略鼓的时候,当然他们赌博的赌注也没多大,一下午最多也就输十几块钱,但是相比其他人他还是不富裕的,这个村庄里比还穷的人总是要被歧视,看扁的。他们总是背后议论我的小舅爷,嘲笑他,说他不务正业就知道赌博,你们又在做什么?说他年少时不好好读书,你们又做什么了? 哦,他们会说:“我那时候家里穷,没钱读,哪像现在的娃,吃的大米白面,穿的溜光水滑”。 不得不说 农村人最大的一个好就是总爱议论别人,而怕别人听见,便在背后小声的说着别人的坏话;无论是男人,还是,他们的嘴总是不会闲着,都喜欢扯老婆舌。因为我是一个,他们不会怕我这个孩子听到,因为我说出来也没有人会信,这不免让我耳根子清静不下来了,村里的所有人的坏话和绯闻我基本都清楚了,当然也听到了我的,他们当然不会不放过我这个叛逆的孩子的。而我的小舅爷他当然也亲身听到过别人对自己的议论,并没有生气,只是忧伤更加的加重了,这让我不免担心了起来,我知道,他心理方面是有疾病的,其他人人也知道,不过许多人都无情的用他的病去取笑他,也没人去关心他,是啊,别人和他非亲非故的凭什么去帮助他,他们才不会觉得不帮助一个人 良心上会有什么谴责,每当麻将局散去的时候,我的小舅爷依旧仍会带着那不变的目光和表情离去……

至于他的身世我是了解不多的,只知道他在几年前的时候,妻子患有癫痫的疾病,为了给妻子治病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然而她的妻子还是离开了他,也没有给他生下一儿半女,只剩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而且失去爱人的,摧残着他的神经,他便堕落了起来,其实在农村,很多堕落的人都会有自己的原因……武汉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专业医院on:relati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记得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总是是喜欢带着几个小 去他家院子里面的玉米地里捉迷藏,把玉米杆撞的七倒八歪,那时候的我们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恶作剧,今天用弹弓打了谁家的

鸡,前天又用棒子抽坏了谁家的秧苗…… 只要谁家的鸡腿瘸了,一定会有大人找上我家门口,我所惧怕的是妇人,因为他们可以双手叉腰,对我破口大骂,走了之后,我又会挨一顿揍。 玩到天黑回家,我的心一定会惧怕起来,因为做坏事了,撞坏了人家的苞米,免不了被他找上门来思想教育我一番。 小孩子是不会演戏的,吃饭的时候被奶奶看出了破绽,质问着对我说:“是不是干坏事了?”我颤颤巍巍的回答:“没有。” 我知道,纸里是包不住火的,没办法只能承认了,奶奶拽着我去登门道歉,我心想,这次完了,这是自投罗网了,我这个坏孩子一定又会被别人羞辱一番,虽不会像泼妇那样谩骂我,但也绝对会拐弯抹角的把我说的面红耳赤!来到了他们家里,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乱和脏,我低着头不敢看他;奶奶也待我向它道了歉,可是看他并没有埋怨我的意思,还拿出苹果来招待我,怪不得我一直等着他也没来呢,奶奶一问他过得怎么样,他只是笑了笑说:“对付活吧,只要饿不死就可以”,额头上的皱纹显得更深了起来,我的奶奶也是不善于表达的,因为她是小舅爷的亲姐姐,所以一直很关心他的,但是却没有办法开口劝他;他对我这个孩子是很喜欢的,所以我一直喜欢去他家去玩,这次惹的祸一直让我很过意不去。奶奶和他聊了一会,我们便回家去了,又留下了他一个人孤苦伶仃……

从此以后,我便经常去他的家里玩,他的家里也不像长春最好的癫痫医院那么乱了,他的屋子里唯一的一个家具就是那一台黑白电视,现在这种电视已经找不到了,电视机早已破旧不堪了,天线也断了半截;他每天的爱好就是看书,他的书有很多,没有专用的书柜装,就堆在那里用布盖着,书页已经泛黄了,但没怎么残破,我每天都会的一个人看着这些书,每当我去的时候就拿来与我分享,在他的影响下,我便喜欢上了看书,他也成为了我的家教老师,我们有时候会拿着他的书去屋前阴凉的杨树林里读,那里空气非常的清新,我会叫上我的去那里听他讲,他拿着书,耐心的给我们讲着书中的主人公,书中的,在我们孩子世界里,听他讲的童话当然是的;树林里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欢声笑语,此时 我感觉他的笑容和笑声和他在麻将桌前的笑大不一样的,笑的多么的灿烂,多么的真,他的忧郁眼神也只有在那一刻消失了……

以后我们便一有假期就去树林里听他讲故事,有时候他还会即兴的做上一首打油诗,在我们心中他知道的特别多,他仿佛了解每一位的故事,却不会向我们讲述他的故事,是的,我们几个毛孩子,怎么会听懂他的故事呢…… 他在我们面前强颜欢笑,我们又怎么会知道他的背后 又有什么呢。

整日的和他说笑渐渐的感觉他不那么自卑了,感觉他的心结也解开了,可是不是那个样子的,有一天他突然在村子里消失了,有人说他自杀了,又有人说他跳河了,当然是笑着说的,嘲笑他的软弱,嘲笑他的无能,我叹了叹气,那时候十几岁的我只学会了叹息,我叹息他所读的书却拯救不了他的心,也不他会真的去寻死,我便每天放学的时候,在树林里等,等落下的时候,我也归去了……

直到有一天,我在家里的麻将局上又见到了他满是沧桑的面孔,旁边的人对他开玩笑的说:“呦,最近是不是又去泳了,水里的冰好吃癫痫病应该挂什么科么?”后来我才知道,他真的去自杀了,不过跳河的时候被路边的人给拉了上来,我又叹息了一声。以后,大家对他的议论更加震耳了,甚至开始当面羞辱他了,或许这种原因,使得他再也不来我家看麻将了,他也听够了别人对他的议论,他对我说:“他们如同蚊子一般,不但吸人血,而且嗡嗡的叫的人心烦” 我不懂他的意思,后来也就懂了。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他的精神也在一点点的崩溃,我害怕哪一天他会离开我,我害怕哪一天没有人给我讲故事了……

渐渐的我发现他变了,他不再与任何人沟通,一个人在家里看着他的书,或许他会时常的去墓地和他的妻子诉苦,他的病情恶化了起来,身体虚弱无力,消瘦的像一根枯树;当我在看到他在树林读书时,他依然是那样忧郁的眼神,我高兴的凑了,他却不理我了,用那种野兽般的眼神扫了我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他已经仇视所有人了……

从此,树林里读书的人就只有我自己了,我再也没看见过他,我在也没有去过他的家里,更也不会有人去他的家里慰问他,远远的看着他的房子,心中又是一阵叹息,又有谁会和我一样替他叹息,我继续的读着我手里的书,却没有他泛黄的书页读起来有味道……

后来,他去世了,他的葬礼我没去参加,村里也没有人去参加,他就这样消失了;他去另一个世界找寻找的妻子,他去另个世界寻找,或许对他来说 死是一种解脱,当时幼小的我不明白 是什么改变了他这个人,是什么把人逼成了畜生,把人逼疯,把人逼得生不如死,把人逼的想去寻死……

现在,这样的脆弱还是有很多 很多,他们需要得到关心和关爱,我不想再做如此残酷现实的见证人……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镜中人_散文网

下一篇: 秋的况味_散文网

© wx.yoxyt.com  金辉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