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说给自己听》_散文网

来源:金辉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当烦心的事越来越多时我反而开始有一种释然的心态,面对现在亦面对未来。回首看看麻木的我只得努力告诉自己这样就好!那些一段段空白的时刻里堆积起的空中楼阁,没有任何征兆的将我砸辗成粉。没有丝毫喘息的准备。

“我本子丢了”。

“丢了就丢了呗,你还能怎么着”。

我不能怎么着但会,特别痛。曾多少次里读雾的狼狈。我都是从那里找回得自我。它亦是我这么长以来精神上唯一的寄托。像是自己苦苦哺育的眼看着即将成人成才时却突然夭折,这样的打击没有人事先教过我该如何应对。

时针指向凌晨一点,轰然起身翻箱倒柜声接着迎来。而它就像一闪即逝的光影,在某个某个悄然的时刻里蒸发了。寻不到它一丝来过的痕迹。“看吧!我便是如此令人讨厌,所以连你也要离开我对吧!我对影子说

眼睁睁地看着从我来时的门缝里悄悄溜走我却无法阻拦,最后让泪水洒了一地。好好的冲洗了自己的狭小的空间,一转身又是一个泪人。( 网:www.sanwen.net )

不安的情绪在现实的拷问下一点点膨胀,大到无法承受暴死在他乡。

时间再问我:“怎么还不睡”。

“我在寻找我的”。

如若丢了就全没了,因为它与我的在我面前占有平等的地位。更多的一个人的里它陪我走过的道路比重会更多一些。

当我确定寻它不回时的瞬间整个人像是丢了,只剩下一个人形的躯壳,时间已近凌晨两点时,我终于再也无法入睡。像是一匹母狼在某座山头对着寒月嘶声力竭的苦苦哀求,呼唤着幼狼回家的长啼。我看见自己一直哭一直哭。哭着入睡,再哭着从梦里醒来。

最后天亮了,我抱着红肿的双眼对着镜子轻轻呵气。不愿意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实在无法接受。如果这些都是注定了的事情,那么我只想做所有恶果的罪人。对于你我不该粗心,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容易失去。似乎是命运在捉弄,快看看我这个世纪的骗子,还在为自己狡辩呢。明明是错了却还在努力为自己开脱,对于那些记忆,那本我也只能苍白的说上一句:真的很抱歉!这段请允许是我对你的纪念。

是谁说过很在意的东西别人碰一下都会很心痛,那么若是丢了呢?会茶不思饭不想吗?会痛会哭会闹吧!也许吧我知道在我丢失他的那几天里整个人精神恍惚,整日整的迷离。如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给判了结局。淡淡的看着整个世界,生死都成了再平常不过的事情。那么还有什么能够在让泪水再一次横飞。

走过的路即是辽宁省能治好癫痫的医院泼出的水,如时间一样无法回头。对于每一个写文字的人来讲,想必都是惜字如命的字奴。自己亲自写出来的东西,无论别人怎样评价只要是自己写的就好。

清晨了,我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硕大的教室就我自己一个人,但不。远处从某座高厦的壁镜折射而来的光线不冷不热,只觉得整个世界都那么安静。仿佛所有的人都已背离只剩下了我自己。轻轻的合上双眼去着这叶落无人的荒凉;静静地聆听阳光洒下的声音。寂寞着似乎又不是很孤单。

开始一点点的喜欢上了这种被忽略被淡忘的孤单感。

“我们一起去路行吧”

“好你出机票钱”

再一次来叩门,推开了我虚掩的心扉。转过身来泪流不止,然后把抛在了脑后慢慢的去等候那些任然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美梦。

如果所有的美梦都可以成真的话,那么是不是所有痛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呢?那么恋是否也可以如此。我把所有的时间都托付于你,而让我活得更充实便是你对我最大的给予。

流亡的心在风花月的慌张里一次次迷离与堕落,然后面目全非的连自己都辨认不出。

没有人会猜透一个人心里想的是什么。因为人的思想太过复杂。

韩硕说不我的话,说白了有时我连自己都不信任。又怎能去要求别人呢?

我还是强调我把那本文字弄丢的事情。我努力地想努力的想,可我就感觉他没丢,好像就在刚刚前几分钟的时间里我还见过。我没疯也没傻,是的的确确感觉到的。可是任凭我怎样找也还是无法寻到。也许它就在那里只是我看不到,真的很不习惯;不习惯每天不能在每个特定的时刻翻开日记本继续对着阿K诉说自己的心事。之前所有的文字都不见了,一切又终将从头那感觉就像是一个登上颁奖台的获奖者前一秒还是一束束鲜花包裹,就在掌声也即将响起之时,主持人突而一句晴空霹雳:此人涉嫌抄袭,顷刻间众失所望,名声扫地的刹那间里我如一只行走过街的臭虫人群纷纷避之。

痛了却哭不出,开心着却无法笑出声。期待着上帝可以给我定一重重的死刑,也可以让我早一点解脱。

当嘲笑再一次将我从梦里拽回现实时,我才开始有些认清了自己,前方的路变得越来越模糊,走着走着竟已走到了绝路。

“我对你说的话,你真的都听进去了吗?”

“听了”。

“那有什么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没有啊!”

“真的没有吗”

“没有”

“好你就瞒着我是了”

我真的没有打算去隐瞒什么,如果韩硕可以好好郑州哪家治癫痫比较好的认认真真把我先前丢掉的那个本子好好看一遍的话,或许会多多少少对我哟那么一丁点的了解吧!毕竟在那本有我真心想要诉说的一切,你说不够懂你,是啊!我的确不懂,连每次约会都要提前在宿舍彩排一遍得人;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猜你这这那那。五万字的倾诉却突而覆水知道我有多难受吗?而且里面有那么多那么多我想要对你说的话。你真正有看过一次吗?

事非宜勿轻诺。我真的好想好想和韩硕就像现在这样一辈子,但我知道不可能不是做不到,而是我们都会在屈服。

所以那些我亦只是敢在没有人的时候偷偷的写在日记本子里。然后留到一个人独自品味。

“如果你留在临沂的话会和我在一起吗?”

“当然”。

“那如果我说只有你留在临沂,我才会和你在一起的话,你还会吗”

“恩,那个”

“你犹豫了”

“没有”

“可是你刚刚那个明明就是犹豫了”

“那么我可以解释一下我刚刚的犹豫吗?”

“你不用跟我说你在思考我的问题”

“当然不是”

“我也不想听你说你没听清等一些其他借口”

“更不是”

“那好那你说吧!

“因为我不知道,我们之间会不会走到最后。不是不相信我们之间的,只是我实在不相信自己。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在临沂买的起一套房子,这不也是你的要求吗?所以才不敢说会”

“那好,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必须如实回答”。

“好,问吧!”

“假如在我和她之间让你从新选择一次的话,你会不会选择她”。

“不会”

“你确定”

“嗯”

“我不信”

“那我告诉你,我和她完完全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可能有交集。就算是有那也是因为你她好歹是你你要我说多少次你才信。”

“为什么,她那么漂亮。你就没有喜欢过她吗?”

“的确,在有些方面你确实不如她这点我承认,但是我对她真的没考虑过在我的概念里我和她不会是一路人因为她太招风了。假设我要和她在一起的话我想会比现在更累,而且每天我还要想着她今晚又会躺在那个男人的怀抱里,或者明天又会在那个男人面前撒娇。若有一天我和她真的了我更不敢确定孩子是不是我的。”

“这就要没有考虑过吗?还有现在和我在一起你很累吗?梁晨呀,梁晨,你能不能给自己留个台阶下别让我这么就轻大连看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易就抓住你的把柄好不好”。

“我”。

“好吧,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相信我吗”

“相信”

“你也太自负了吧”

“没有”

一个电话打得我好累,像是几生几世的轮回。在韩硕面前我开始越来越不敢说话,因为害怕害怕害怕说错,而且特别别怕。其实说白了是害怕失去罢了。

害怕失去就证明以经营拥有了,可是为什么我还是不满于现状呢?是太在乎了吗?

我不止一次在韩硕面前说过和她在一起有时候很累,当然她也有同样的感觉。也许她的累只是来在于家里的阻力,在她父母看来她还小;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年龄。

而我呢?每走一步都注定浸着鲜血和泪水,因为我的阻力除了家人以外还有很多很多。我总是不止一次的问自己,我又没有可能留在这个城市,然后与韩硕一起去努力经营着我们的小窝。对于世俗的繁杂不做任何的挣执。

你让我相信我也让你相信未来,但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却哭了。也许韩硕不相信我是对的,一个连自己的衣食住行都需要父母的给养。凭什么可以在台上自吹自擂让别人相信他未来会怎样怎样。何况直到现在我都不确定到底能不能撑起一个自己想要的未来。

夜里阿K抱着我哭着说:为什么明明两个很相爱的人走到了最后还是会分开。

也许是命吧。我说

因为命运事先安排好了故意让两个人错过,所以无论我们怎样努力最终都会向命运低头。

梦终归是梦,可我又多么希望此一生都睡死在梦里,但连这最最小小的要求都无法得到。因为我做不到,当我打算就这样一直睡下去的时候,也是我梦里最得意的时候有人却向我泼来一盆冷水将这些所有的空架冲得一干二净。

于是那些那些天我总还会看见那个天真的跪在佛前苦苦哀求那些早已不再可能的美梦成真,哪怕再痛也还是不肯放弃。爱是一件伤人的东西可怜了人这个多情的物种 。有时我又多么希望奔赴到那世间最高的支点俯瞰着整个世界的沧桑。然而只可是在梦里在记忆中我再也寻不到当初那痛心疾首的温柔。

如果也是一种人为地安排那么还有什么真实的邂逅可言。如果甜蜜也是一种阴险的欺骗,那么还有什脸面在你爱的人面前诉说着那些虚伪的承诺。

感情有时候就想沙子抓的越紧就越容易溜走,而却如水可以让你因她而死也可以让你因她而活。

突然我想站在某一高层次的角度评价一下人类这个富有思想的物种。

人在我看来就是一个犯贱的物种时不时犯贱,当然这期间也包括我。

后天性羊羔疯可以治好吗

明明喜欢却不敢开口,明明不喜欢却舍不得放手。这一类的人似乎又成为了新一代的败类。

无聊的时刻坐在椅子上苦思冥想,终于想通了几件迟迟无法面对的事。

世界上存在的所有的都是对人而言的。而那些秽言污词却也是因人而在的。所以无论好的坏的一扯平了的话人就会变得毫无特点,不是吗?比如当你想到称赞某一个人的时候。你会说:“哎呀,你心肠比谁都好!”与之相反的是:“你他妈比谁都毒”。

人不光是贱而且还特别虚伪。当然也可以完完全全归结于上一个特点还是贱,由内向外的贱。

话题似乎有点扯骗了也有点扯远了,我总是这样聊着聊着就容易跑题。很容易会从一话题扯到另一个上,就算是牛马不相及的东西在这里也会有所粘连。

每一段感情都注定会有一个或者几个人在中时常出现着,这也就是我们经常所说起的二号男主角或二号女主角

而好多好的坏的也大多会因为他们而起。而在我的故事里我要讲述的是二号女主角。于是她来了而且他与韩硕的关系还比较特殊因为它是韩硕姑姑家的妹妹:姜雪琪。说真的因为蒋雪琪存在会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稍稍有一些不太舒服很不自在。而且不自在的时刻占大多数,于是我开始想着怎样回到梦的最原始。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无论是亦或是都来得太过仓促,让我措手不及。在慌乱紧张地步伐里丢失了平衡需不到我自己存在过的痕迹。记得那段心碎的岁月里我曾不止一次想要对韩硕说:你是否真的有爱过我?如果有那么会是多深?我不是固执只是你做的一切实在让我无法再去相信你对是真心的,所以有时候在韩硕面前我会变得越来越不,有时候甚至会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以至于小得只能躲在空气里无法让人看见。

突然间我又开始忍不住一遍遍那个让我哭过痛过的韩硕。

为了他我几乎燃尽了自己所有的疯狂。夜深了我反而更加难以入睡。一切都是因为她,是的我不做任何争辩。真的特别不习惯她不在身边的感觉,哪怕一分一秒的时间我都不愿意。

“韩硕,我已经陷进去了怎么办?”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或许韩硕说的是对的,可无论怎样我都不想在过多的计较些什么。至少我知道对得起自己的内心就好仅凭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我也一直特别骄傲因为那感觉是对的。

风起云落在夜临之时,我独自趴在被窝里。回忆着那些所有痛苦与快乐的温馨。狠狠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在吐出。

“韩硕,我喜欢你”我只说给自己听。

首发散文网:

© wx.yoxyt.com  金辉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