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春天的故事_散文网

来源:金辉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应该是一九九四年天,也就是现在这个乍暖还寒的季节,那天我有事去扶风县城。中午时份办完事回家时,在扶风县汽车站看到了扶风发往南阳的班车,忽然心里一动,何从坐这趟班车去看看在南阳供销社的好友吴东升,给他一个惊喜。于时,当即就坐上了那趟班车前往南阳去找他。

其实南阳乡政府所的地并不大,很容易就找到吴东升,他当时在生产门市部五金柜台做营业员。几年未见,意外看到我的来访,他果然很惊喜。那时他已经分家另过了,已经有两个的他,看来经济不是很宽裕,穿戴很破旧,也很油腻,交流也显得有些迟缓,现在想起来当时见到他就像鲁迅中的润土一样。宿舍的床铺及用品也是简单了又简单,他的家就在南阳乡底下的阎村,看来晚上他不经常在这里住,下班就骑车回到阎村家里去了。

我们俩就坐在他的宿舍里天南海北的聊天,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为了表示他的热情好客,他还特意去街上给我买了一碗回锅炒肉端回来让我吃,还邀请我再去他们家做客。我不想兴师动众,惊动太多的人,也就婉拒癫痫大发作的护理了。我只想来这里见见他聊聊天,下午就回去了。有时别人找他或他去营业柜台接待顾客的同时,我也去南阳大街上及供销社各门市部到处走走看看,和认识的同事打打招呼。第一次来南阳,觉得一切都很新鲜。

在院子里,意外不意外的碰上了马新科,以前在杏林供销社工作的同事,现在在南阳供销社做出纳。一个年龄比我大一些,不大常说话矮胖敦实的男人。他邀请我去他们办公室坐坐聊聊天,意思是既然以前都是同事,赵主任以前也认识,这里是他的地盘,我有必要去拜访拜访他。

赵主任我认识,当年有三十七八岁,七十年代末期还是的我在五泉中学读书的时候,他当时在五泉供销社做营业员时我就认识他,后来在一九八六年初我调去法门供销社做会计时,也是接替他的手续。以后我们曾在一起开会学习培训过好多次,再熟悉不过了。再后来由于他才华出众,能文能武,善于表达,口才极佳,干脆利落的工作作风,被县联社提拔任命为南阳供销社主任。南阳供销社当时在全县供销社系统中当属效益最好的单位,肥的流油。县青少年癫痫病需要怎么治疗联社主任也让他三分,当时他正逢得意之际,蔑视的眼光看人再正常不过了。

马新科的话,我不是没有考虑过,走到陌生地方拜土地神这是应该的,人喜神喜棍棍喜,皆大欢喜的局面谁都想要。我犹豫了一下,又想到我虽然调到了宝鸡,但是情况很一般。虽然我和赵主任以前是同行是朋友,由于个性的原因,以前我们接触的并不是很多。现在他提拔升官了,我们的档次就更不一样了。我做人不喜欢太过张扬,低调做人的我只是想来南阳见见好友吴东升,聊聊天下午就坐车回去了,并不想惊动太多的人。( 网:www.sanwen.net )

考虑再三,我婉拒了马新科的好意,只是说我在这里短停留一会,坐上下午最后一趟南阳发扶风的班车就回去了。马新科没有再说什么,我返回到了吴东升的宿舍。

我本意并不想伤人,谁知我那天的想法和做法让我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后果,我3岁半得了癫闲病能好吗被赶出了南阳供销社。

我正在和吴东升在他的宿舍里聊天说话,突然一个二十几岁很清瘦的小伙子叫喊着吴东升的名子来到了他的宿舍,告诉他说赵主任通知全体员工马上关门集中在一起,单位统一组织起来坐车去眉县的汤峪洗澡,让吴东升跟着他马上走。那个小伙子就站在吴东升的宿舍不离开,他奉命要把吴东升从我的眼前带走。

我第一个反应是赵主任变着法赶我走,一般单位组织去汤峪洗澡都是一天时间,早上去,晚上回来。哪里有这样下午去,等坐车到汤峪的时候也已经天黑了,还要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再回来。这是很少有的,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吴东升要离开单位,我也就不能在这里再呆下去了,明显这是下的逐客令。我的很快变得沮丧起来,但又无可奈何,打掉牙齿往肚里咽,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只得起身告辞。这种墙里柱子不显身,不显山不显水,隐藏在暗处借刀杀人这一招何等的阴险和毒辣。稍微用了一点心计,我就被轻而易举的赶出了他的地盘,赶出了南阳供销社。

而我的朋友吴东武汉治癫痫医院哪家较好升还不知这是人家要撵我走的圈套,一个劲的邀请我跟他们单位职工坐车一块去汤峪洗澡。我苦涩的笑了一下,我的朋友呀,你是真看不出来,还是假装不知道呀!你怎么这么老实呀!

我坐车从南阳去扶风,又从扶风坐车回到绛帐,找到在生产资料公司工作的朋友仵成栋,在他宿舍坐了一会儿说了几句话,起身告辞回家和他并排从院子往大门外走的时候,意外的迎头碰上在南阳供销社奉命把吴东升从宿舍带走的小伙子正往里面走,我还和他打了招呼,他不好意思的回应了一下疾速离去了。

后来,我由于背井离乡长期在外地打工流浪,也一直没有和吴东升再取得过联系。那个赵主任后来听说事情做的很大很成功,最后做到了县联社主任,又来又调任扶风县农业局局长,近期由于年龄的关系退居二线了。而我的那个朋友吴东升,前几天才打听到,供销社人员离散后,他在南阳乡开了一家理发店维持生计。

二〇一〇年四月二十四日于陕西杨凌老家

首发散文网:

© wx.yoxyt.com  金辉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