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蜕变杂文精选

来源:金辉文学网    时间:2020-09-14




  初闻白恩培被组织调查,我感到惊讶了。再闻白恩培因贪污受贿数额巨大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我感到惊愕。再后来闻听“白恩培受贿超2。4亿元!被判死刑,缓期二年,同时,根据白恩培的犯罪事实和情节,依据刑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在其死刑缓期执行2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我感到震惊了。白恩培成了刑法修改后中共高级领导干部中受此“殊荣”的第一人。这意味着以后再抓出的贪污数额巨大的高级贪官将都会老死狱中,这无异于死刑立即执行。这一举措不仅可能会对在任的有继续贪腐欲望的官员们起到一些震慑作用,而且也展示了党中央惩治腐败的坚强决心。

  白恩培,1946年9月出生,陕西清涧袁家沟人,大学学历,工程师。1973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0年8月参加工作。从1972年——1990年5月,他先后在延安柴油机厂担任车间调度员、技术员、革委会副主任、副厂长、厂长、党委副书记、延安卷烟厂党委副书记、厂长、中共延安地委副书记、地委书记等职;1990年5月——1997年4月先后任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常委、组织部长、自治区委副书记等职;1997年4月——2001年10月,历任青海省委常委、副书记、副省长、代省长、省长、省委副书记、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2001年10月后历任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兼任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2011年8月后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共第十三、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五届、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委员等职。

  2014年9月26日,云南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罢免白恩培的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11月1日,依照代表法的有关规定,其代表资格终止。

  白恩培很不光彩地终结了他的为官生涯,也打破了清涧袁家沟白氏家族4个省部级领导和72个县级干部一直以来保持的清廉为官的历史。

  我知道白恩培久已。还是他在延安柴油机厂做车间调度员、技术员时,我就知道他。因为他有个户家叔父就住在我们村里。那时候,他有时与前妻来他叔父家看望叔父,或到秋季来叔父家顺便摘点蔬菜。因村里人少口吐白沫两眼上翻是癫痫病吗,谁家来个亲戚,全村人马上就都知道了,所以我也就知道了他。

  那个时候的白恩培,为人实在,艰苦朴素,平易近人。他在柴油机厂的日子里,柴油机厂的领导、职工都对他评价很高。后来到了延安卷烟厂,因为他的政治条件和工作能力比较强,在卷烟厂干了不到一年,就被调到地委办公室,之后很快就被任命为地委副书记,再之后又成为延安地委书记。

  白恩培在任延安地委书记期间,依然保持着共产党员和陕北人固有的本色。那个时期,他为人老实,做事讲原则,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和家人。如他在做柴油机厂厂长期间,我村的他叔父想让儿子当兵,可体检时有一项指标不合格,他叔父找他出面帮忙,被他婉言拒绝了。在他做了地委书记后,他叔父让自己的儿子去找他帮着谋个吃公家饭的工作,他还是委婉拒绝了。连续两次遭到拒绝,他叔父对这个侄子很是恼火。从此后,再不去求他了。

  他做地委书记期间,地委机关开着两个食堂,一个大食堂,是供普通工作人员和家属子女就餐的,一个小食堂,是专供地委常委等主要领导就餐的。当然按当时规定,常委家属和子女也可在此就餐,可是他要求自己的家属和孩子不能上小食堂吃饭,必须上大食堂。

  他的两个孩子都是在我们学校上的学。孩子上学期间,他从来不让司机接送孩子。每当开家长会时,只要他在延安,他会按时来参加家长会。参加家长会时,他和其他家长一样,坐在教室的后面默默地听老师介绍班级工作情况和孩子们在校的情况。

  记得那是1988年冬的一天,头天晚上下了大雪,里积雪很厚,下午上完课后,学校组织学生清除积雪。正当我们在铲雪的时候,白恩培骑着一辆旧自行车,穿着那时人们都穿的蓝色的大棉袄,给女儿送棉袄来了。当时看到他来的同学,在他离开后,就问他女儿:“你爸是地委书记,怎么还骑着自行车来给你送棉袄呢?他怎么不坐车来呢?”

  他女儿回答:“车是为他工作用的,不是用来办私事的。”

  那时,我做班主任,每学期中期、期末考试前一个月开始对市区内住的所有学生进行两次家访。有一次,我也去了他家家访。原以为地委书记的家应该广西南宁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好是很阔气的,可当我进入他家门后,我才发现他家的房子也不过70平米左右,还不及我们学校老师住的房子大,家里的摆设也极为普通。他们夫妻俩为人和善、实在、非常客气。见我来了,白恩培马上起来,招呼我坐。

  我们聊了很久,不仅聊了他的孩子在校的情况,他还向我了解了我家和学校的情况。当我离开时,他们夫妻两一再要我有时间就来坐坐。

  延安时期的白恩培的确是个好人,好书记,好领导。那个时期的他,脑子里还装着党,装着党的事业,装着人民的疾苦,装着党的纪律。1989年,他还在延安万花乡的向阳村给自己建立了一个贫困帮扶户,帮助这家人脱贫。这主要缘于他自己严于自律,同时也缘于党对党员、领导干部的思想与严格管理。那时的党员和领导干部心里还都装着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装着普通老百姓。也正因如此,后来他被调往内蒙古自治区做了组织部长、副书记。从此,他一路飙升,先后做了青海省长、省委书记、云南省委书记,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

  那么,白恩培为什么会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呢?

  我认为白恩培及其他腐败官员之所以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其一、自身因素是根本原因。白恩培跟其他贪官一样,随着职务的升迁,位高权重,放松了学习,淡化了马克思主义,忘记了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忘记了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放弃了自律,放弃了白家优良的传统,背弃了为官的宗旨,权力任性,乱用权力;丧失了党性原则,把自己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丧失了民主作风,听不得不同声音;由于职位的变迁,人际关系发生了巨变,私欲的不断膨胀,为了给自己再升迁铺路,他不能抵制来自某些上司的压力,所以宁可损失国家利益和人民的利益,宁可违犯党纪国法,而为上司的亲信和关系谋取利益,从而自己也从中得利;忘记了毛泽东曾经提出的“两个务必”,忘记了拒腐蚀,永不沾的原则,看着身边的一些人挥金如土,认为自己大权在握,且年事已高,如在退休之前不为自己捞一把,退休以后就不会再有为自己牟利的机会了,所以他就在帮别人获利的同时,也为自己捞取好处。他变了,慢慢地,从量变到质变,最终自西安癫痫医院治疗费用多少绝于党,自绝于人民,直到成为党和人民的罪人。

  其二、家庭因素。由于某种原因,白恩培与第一任妻子离婚后,与宾馆服务员出身的张慧清结婚。张慧清并无真才实学,凭借夫贵妇荣而招摇过市,耀武扬威,名声大噪。在昆明,一度有“要办事,找张姐”的说法。这个“张姐”神通广大,没有她办不了的事。所以,她借给别人办事而收受贿赂,而白恩培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了。他的默许,更纵容了张慧清的贪欲。他也因此而将自己送上了历史的审判台上,由“庙台”直接坠入牢狱之中。人常说,一个的男人后面都站着一个贤惠的女人。当然一个贪欲极强的女人也能把她的男人送入地狱之门,张慧清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很大程度上白恩培就是被她给送入监狱之门的。

  其三、政治环境的因素。“十八大”后,一大批领导干部因贪污腐败而落马,在我们拍手称快之余,冷静下来想一想,我感到痛心。为什么这么多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就都成了贪污腐败分子呢?这难道真的全是他们自己的过错吗?我们党就没有责任吗?

  建国初期,战争年代的一些功臣产生了居功自傲,贪图享受,脱离群众的思想苗头,党对那些贪污腐败者进行了严惩。因此,挽救了一大批领导干部。为了“我们不做李自成”的承诺,为了反修防修,教育广大领导干部和人民群众继续保持革命的本色,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文革”虽然搞得有些过头,但它教育了广大的领导干部和人民群众,阻止了腐败的混流提前蔓延。

  可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为了保证改革的推行,扫除思想上的障碍,我们党把“文革”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彻底否定了。虽然文件上讲,改革要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前提下进行,但在实践中却把“四项基本原则”丢弃殆尽。《党章》上写着党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可在实际当中,从来不再提及共产主义,不对党员和领导干部进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党的纪律教育,只讲经济效益。随着改革的深入,各级党政一把手,各单位的一把手,权力集中,得不到有效监督,所以导致许多领导干部丧失了民主作风,丧失了纪律观念,丧失了法律意识,他们以为自己大权在握,谁也管不着,所以就为所欲为,独断专南京治癫痫最权威医院行,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和自己的亲朋好友牟取私利。最终导致贪腐之风漫延到全国各地,甚至漫延到了每个人,最后导致全民腐败。

  其实,现在被抓被判的贪腐分子也仅仅是极少数,如果真正地严查,恐怕现在各级领导干部中,没几个不贪污的。从改革开放至“十八大”前,党就像一个放纵孩子的母亲,把孩子一个个惯得无法无天,谁也管不了,最后终因惹出祸端,被送进了监狱,甚至送上了刑场。这是多大的悲哀啊!

  三十多年来,党只强调发展经济,党不管党,这是很大的错误。从表面上看,好像党时常开展对党员领导干部的教育活动,可在实际当中,都是一级糊弄一级,下级哄上级,八路军哄共产党。也只有高层中象征性地抓个别人做反腐的标本,其实根本没有对党员和领导干部严管。常言道:“严是爱,宽是害”。如果我们党一直对自己的党员、领导干部严格管理,把党员、领导干部置于群众的监督之下,今天也不至于会有这么多的腐败分子。说实在的,党培养一个干部也不容易,可是由于党对他们的管理松懈,结果导致他们很多人最后锒铛入狱,甚至因为贪腐而丧命。这是我们党极大的耻辱!共产党也该好好总结一下这三十多年来的失误了,不要总是习惯听好话,听那虚伪的赞誉之声,也该听听逆耳的忠言了。绝不是危言耸听,腐败不除,将会动摇我们党的执政根基,腐败不除,不仅事业难兴,更危险的是会亡党亡国。

  实践证明,在一党专政下,要保证党的事业千秋万代,党必须做好三件事:严格管理党员和党的领导干部,清理党员、领导干部队伍,纯洁队伍;发动群众来监督党员和领导干部;反腐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否则,反腐只能是治标不治本,难见成效。

  时间对我说:“我很遗憾,我不能重来,但你可以。”我对时间说:“我更遗憾,因为我想重来时,才发现你已经让我不能重来了。”这是被抓的腐败分子们的共同的感慨!

  白恩培由一个受人尊敬的好领导一步一步蜕变成了万人唾骂的腐败分子,我真为他惋惜,为他痛心,为他感到悲哀。可还有多少像他那样的腐败分子未被揪出来呢?

  路漫漫其修远兮,反腐要永远在路上!

© wx.yoxyt.com  金辉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